说变通

《联合早报--四方八面》2012年2月28日

易经里有句话: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意思就是说任何事物发展到尽头时就必须变化,而变化后就会有新的通路,唯有如此才能持久。从这种解释来看,变通似乎是一种被动的情况,因穷则变。我却认为变通应该是个持续不断的动词,须常寄存于我们的脑子里,不能等到真正穷途无路时才想要变通,到时也许就会太迟了。


以前事物都有比较长的生命期,譬如从人类发现火的用途,一直到让电取代生火,都花上了好几千年。现在日子虽然还是一样长,但人类发明新事物的时间变短了,从第一代真空管电脑,到现在运用互联网、云计算来存储大量数据与资料,前后不到70年。另外,我们的注意力在衰退,渴望拥有新鲜事物的意念也越来越强,很多东西还未发展到尽头就被抛弃了。我们惟有互相不停地制造新意,不断变通,与时俱进,才能不厌倦自己,继续生存下去。

国家需要变通。希腊是西方文明的发源地,对欧洲的文化、政治和生活影响力跨越好几个世纪,如今却是世界经济危机的焦点,整个希腊社会体系受到质疑。公共机构占用太多国家资源,人民过了太久的舒适生活,有高工资及福利,倒忘记了维持竞争力才是国家能够持续下去的根基。如果它能早点悟道变通的重要性,不是一味只活在过去的繁荣及大国光环里,就不会有现在的窘境。

企业需要变通。不久前刚宣布破产的传统胶片百年老店柯达公司,就是个败在无法变通的例子。它虽然有远见,早在30年前就推出了数字相机,但后劲不足,没有积极在数码技术上持续开发与研究,最后让曾是竞争败将的富士,和行业后起之秀佳能、惠普等取代,是个悲剧。反观佳能公司,从生产传统相机,到现在的数码相机,它不等到发展至尽头才采取变通,而是一直跑在时代和科技的最前端。换句话说,佳能带领变通,而不是让变通带领它。

教育也需要变通。前几日学院刚举行了两日检讨,其中一项就是教学课程是否应该减少必修科目,而增加选修课。我一向是支持把必修科减得最精简,然后让同学们各自裁剪最应时和最适合自己的课表。虽然这种做法老师和教授们必定会比较累,但若不走在时代前面,教育内容也会被淘汰的。

凡事惟有随时准备面对变通,才可以继续维持强势。不然等到外部因素强迫我们时才想要扭转船舵,可能就来不及了!

=============================================
我想...
我觉得很多时候不是我们不懂得变通,而是事情转变得太快,来不及变通;或是自信心太强,以为自己的优势永远都用不完,所以根本不曾想要过要变通。

其实,与其说是变通,倒不如说是能够随机应变。我们不一定要时常变,但应该在适当的时候就要懂得变,即使是少许的变,都比突然环境使到我们措手不及好。

上星期到台北跟两岸三地的公司法教授交流,收获不少。真的要时常进修和学习,不然跟不上新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