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比堅強的靈魂

要繳錢,心碎
郵差寄來的是國民年金保險單,大意是:「因為你失業了,所以得加入國民年金保險......納錢來吧!」
國民年金保險被定位成「社會保險」,是為了非在職人口所設立之保險制度......立意良善....恩,不過既然認定非在職的話哪裡有多餘的錢繳交保費?(泣)
又,怎麼可以將家庭主婦以及人氣木工(無業者)視為非在職人口呢?

或許家庭主婦與流浪漢實際產值都要比偷排有毒廢水的大企業來得高哩~家庭主婦吃苦耐養兒育女,選舉到了還要出來幫先生站台賣哭賣笑,辛苦滴。

流浪漢因為政府失能而流浪,拾荒撿破爛努力賺錢求溫飽之餘還得自己出來選市長,辛苦低。社會應該多多照顧這些人才是。

(編按:2104年台北市長候選人出現一位拾荒榮民出來競選,政見就是要讓窮人也可過好日子)
為什麼呢?打個比方好了: 在遙遠遙遠的東南亞(在台灣,東南亞應該比月球還遠吧?)的某部落之中,族人們各司其職,對於部落有不同的貢獻。打獵時,男人們埋伏於野獸習慣行走的動線上,婦孺和老人們拿著鍋碗瓢盆和樂器從另一頭製造聲響,將野獸逼入青壯年獵人們設立的陷阱中....因此,獲得的獵物會分給每一位族人,畢竟整個部落的延續來自所有人的貢獻。
儘管你的貢獻只是看似無能地待在部落中鑽木取火、等待族人的收穫這種看似微不足道的工作!
(其實不簡單滴!每秒幾十萬轉!)
或者當部落間發生衝突時,族人們會協助照顧死去戰士的孩子們!因為他的犧牲而拯救了所有的族人......這樣的行為讓部落得以生生不息。(這可以視為多元成家呢,全體族人都是孩子的老背老木)
(這是職業災害)
我們是否可將這樣原始部落的案例視為一種社會保險制度,重新來檢視我們現有的社會保險機制,讓所有人都能受到足夠且完善的保障呢?
咦?
正當我專心思考這奇怪的社會保險單時,有一樣東西轉移了我的注意力,因為它和平常不太一樣......
檜木種子發芽了
原來是好久以前種下的檜木種子發芽了
「要不要......來我家種檜木?」
與心儀已久的對象一起種下的檜木發芽了(多元成家,誤)
不過我們不能在一起
不過後來她離開了我,因為我失業了,若是結婚的話她要幫我繳國民年金啊......嘆,這個社會保險制度簡直是個悲劇,好殘酷的社會啊。
阿爸不會拋下你的
儘管社會殘酷,我還是要把你養大。失業了不能給你什麼,只能給你無比堅強的靈魂! 2015/02/07 修